'>

武当山隐士:粗茶淡饭,抚琴练剑,称回城里会受不了

2018-08-04 17:39

流泥夫妇正在琴箫合奏。

大洋网讯 3月初的武当山顶大雪纷飞。清晨5时许天还没亮,“琴人谷”谷主流泥已经起床洗漱,他先是端坐在茅屋前的凉亭内打坐半小时,随后开始在飘飞的雪花中练习剑法。他的双脚随着竹剑在雪地中游移,看得人眼花缭乱,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全无疲惫之色,这不仅让人联想到金庸武侠小说中侠客练剑的场景。

8年前,流泥只身一人隐居深山,与明月清风为伴。每日粗茶淡饭之余,或打坐练剑,或耕田采茶;或抚琴吹箫,或饮酒赋诗。他发现,这样世外桃源般的日子也颇为惬意。如今,流泥的妻子和两个女儿也加入了隐居生活。但随着名气越来越大,上山拜访他的人也越来越多。流泥说,他正在寻找一个更隐秘的地方继续隐居。

大概练习了一个小时的剑法,流泥才将剑尖朝下,收于胸前。几番吐纳调整好呼吸之后,他理了理额前的乱发,然后呼唤一名十多岁的年轻弟子,将一把古色古香的古琴递给他。他将古琴放置在自己的膝上,然后开始抚琴。随着他的双手在琴弦上翻动,悠扬的琴声飘向附近的几间土屋。

“过午不食”是常态

“起床啦,师傅都已经开始练功了。”阿琴推开土屋的两道木门,呼喊住在里面的年轻人们起床。伴随着“窸窸窣窣”的穿衣声,十多名年轻人动作麻利地从通铺上穿好衣服,从土屋里走了出来。阿琴的全名是朱双琴,她是流泥的妻子;流泥的真名叫做吴一琴子,“流泥”是阿琴对他的昵称,久而久之,大家都称他为流泥。而流泥也给自己起了一个颇具隐士风格的道号,叫“琴剑逍人”。

位于武当山西神道的全真观村海拔为1000米,与武当山金顶约有10公里距离。从市区驱车前往需要3个小时,其中有30公里是盘山公路,山势极为险峻。这里峡谷幽深,重峦叠嶂,若是想到此拜访居住在这深山老林的隐士,需要费好一番功夫。记者从早上8时出发,到达流泥隐居的琴人谷时已是中午时分。从一处农舍徒步15分钟上山,方能看到流泥居住的茅房。

早在记者上山之际,流泥就提醒记者记得吃早饭,因为山上“过午不食”。在一棵古银杏树的背后,两座土屋隐藏在山谷中,由两根木柱撑起的山门上刻着“琴人谷”三个篆体字,屋旁桃花怒放,蜜蜂嗡嘤,泉水叮咚。凉亭中,流泥盘腿而坐,长发飘飘,宛若仙人。

深山里天黑得早,通常下午5点多太阳就下山了。有访客到来,流泥专门给弟子们加了一顿餐。晚餐是炒大白菜、凉拌野荠菜、萝卜汤和煮面条。入夜,寒风透过土屋的门缝吹入客房,记者的脚冻得发麻。“这还不是最冷的时候,1月份最冷时,山上的气温能达到零下20摄氏度。”流泥笑着说。

流泥与太太阿琴

吃穿用全来自山上

记者询问流泥的年纪,他神秘一笑,“这是秘密。”他来自广西梧州的农家,家中兄弟姐妹众多,年幼家贫。流泥从14岁开始便出门闯荡,最后在湖北武当山一带住了下来,跟着山上的武师学习古琴和武术,前后学习了16年,终于小有所成。在过去十多年间,他数次到美国、加拿大、俄罗斯等国交流琴艺和剑术。

流泥所隐居的这片山谷颇为开阔,土屋正对着一座险峻的高山,凉亭下面就是一座深不见底的山谷,满目苍翠,即便屋外雪片飘飞,盛开的桃花却依旧香气袭人。而在土屋周围都是流泥带领弟子们开辟出来的荒地,到处都种满了竹子。

这座土屋是流泥8年前从一位农户手中租来的,共3间正房,一间偏房,正房中有两间是卧室和一间客厅,卧室上方挂满了稻草帘子,到夏天则会换成竹帘子;偏房则被他开辟成厨房。两年前,他与十多个弟子从山上伐木,自己从山上采集桐果并制作桐油,在门前建起了专门用来抚琴的凉亭,接待客人一般也都在这个凉亭。

也就是从8年前开始,流泥便在这里过着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田园生活。但最初条件还很艰苦。“这个村子太过偏僻,当时只有两三户人家住在这里。而且山上有很多野生动物经常下山来糟蹋村民种的庄稼。”流泥后来也曾帮村民巡山和捕猎野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