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>

发现城市中的荒野,与自然约会——对话自然记录者

2018-08-12 01:51

几年前,任众出版了《大自然笔记》,这本自然笔记书用手绘插图和文字,记录了2011年一整年,由春到东,在上海浦东的一处居民小区及其周边的各种生物和物候变化。很多城市人不会想到,就在自己身边,就有一个由植物、飞鸟、虫子构成的精彩绝伦、生机勃勃的小世界。那任众是如何观察、记录、思考这个世界的呢?
任众肖像。本文图均为 受访对象提供
澎湃新闻:我们常常以为自然笔记是要去野外做的,但是你的书提到你做笔记的地方就在你居住的地方附近?
任众:我主要观察的就是我居住的小区,以及我的小区附近的一块湿地。那里有一片高压线塔,因此在房地产开发时被空下了。此外,我家附近还有一座图书馆,我也经常在去那里的路上观察。
任众笔下湿地中的芦苇
澎湃新闻:你是怎么开始记自然笔记的呢?是有绘画的基础么?
任众:倒也不是。画画是我几年前开始发展的个人爱好。我的爱好也特别多,比如说有拍照、集邮,集邮也是主要集花花草草的主题,还有刻图章,图章用到的自然元素也很多。所以有一天我突然想,为什么我不画花鸟呢?画我真实的、见到的花鸟。
澎湃新闻:做自然笔记,和普通的绘画有什么区别?
任众:画之前要做仔细观察,带着问题去观察,其后在画的过程中,会有意凸显观察到的细节,甚至比看实物或者照片更全面、更详细。而且,做自然笔记的记录不仅仅是画画,我在下笔之前就要构思好如何排版。后来《大自然笔记》中的几乎每一页的版面都是我自然笔记的原版面,而不是编辑的排版。
任众自己的排版,有分镜头的趣味
澎湃新闻:你是带着素描本去观察么?
任众:带着相机。我很羞涩,在有人的地方不敢画画。包括我的本子,即使出去玩,也是在宾馆里和飞机上画。
澎湃新闻:那回来后对着照片画会不会不够全面?
任众:我要画的东西我提前已经想好了,包括我想问的问题,想找的答案。带着问题去拍照。以前,手机不能拍照时,我的包里整天都有一个相机。我一直没有买单反,就是因为我不需要拍很美的照片,需要的是即时的记录。以前我有一台佳能的小卡片机,后来为了看鸟,我买了焦段六百的长焦相机。画质虽然很差,但是用来记录够了。
澎湃新闻:很多人觉得这太难了,我又网上百家乐赌场不是动植物达人,那我们怎么知道自己观察到的动植物是什么呢?你是怎么做的呢?
任众:从简单的说起。如果是城市里的常见种类,你可以直接用关键词搜索,比如红嘴蓝鹊,它长着像喜鹊一样的长尾巴,红嘴红脚,蓝身子,黑头,我就用这些关键词去网上搜索,很容易就得到结果。这是最基本的方法。当然,如果是去深山,你可能需要找当地的图鉴、植物志,以及一些专业知识。
我在做笔记之前,只认识麻雀和白头鹎两种鸟,以前被我认作鸽子的,其实是珠颈斑鸠。做自然笔记后,我开始注意观察了。到今年为止的五六年来,仅仅在我家小区,我就记录到了26种鸟。
澎湃新闻:真的?上海的城市中就可以观察到这么多鸟?
任众:是的。有些鸟不是一直住在那里,只是固定在某些时候来,比如小区里有玉兰树,秋天时结出了果荚,此时丝光椋鸟就会来,果荚被它们一个个给啄开了,吃掉种子后不见了。
澎湃新闻:这一点你是怎么观察到的呢?
任众:这棵树就在我家楼下,这几年我都在拿望远镜和长焦镜记录它,发生在玉兰树周围的人的事情也记录,比如孩子们会被掉落在地上的玉兰花瓣吸引,想去捡,但总会被家长以卫生的理由阻止。
此前你曾说自己比较喜欢花草,但在《大自然笔记》中,虫子的出镜率是很高的。你是怎么开拓了这个新的兴趣点呢?
任众:这就像个奇迹。我一直在图书馆借书,其中一本叫《邮票上的昆虫》,发现虫子之所以长成什么样子,有什么本事,都是有目的的,于是就觉得相当好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