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>

专访周其仁:发挥竞争优势,建设全球城市

2018-09-28 13:10

原标题:专访周其仁:发挥竞争优势,建设全球城市
“纽约的钱并不是只来自纽约人的储蓄,也绝不是只给纽约人用,而是汇聚全球资本,再给全球用。巴黎的时尚也不只是巴黎自创自赏,而是汇聚天下时尚尖子并辐射、引领全球。上海就要走这么一条全球城市之路。”近日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接受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专访时谈及上海“卓越的全球城市”定位时,对上海提出的建议。
当前,上海正加快推进国际经济、金融、贸易、航运、科技创新“五个中心”和自贸试验区建设,全力打响上海服务、上海制造、上海购物、上海文化四大品牌,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。5月13日,上海金融办负责人透露,上海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,争取在扩大银行、保险、证券对外开放等6方面先行先试。
作为上海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,周其仁表示,城市影响力来自于辐射力,能给予别人的越多、越重要,影响力就越大。全球城市是在全球竞争中形成的,哪一家也不可能面面俱到。上海要充分发挥其独到的全球港口优势、金融中心优势、以及科创优势,扬长避短,在为长三角、长江经济带、全国乃至全球服务中奠定自己无可替代的地位。
周其仁谈到他的一个观察,下一波中国民营创业潮将由科技驱动。上海科创潜力巨大,远远没有充分发挥,完全有机会在争当卓越全球城市的路上蓄势待发。
“上海这种大都会城市,目前要面对一项挑战:国内国际有一批人才将来厉害,但他们现在没多少钱,这批人才现在能到大上海来落得下脚吗?这个问题不解决,上海积累的高校和研究院所优势、以及良好教育累计的人才优势,还有城市管理精细、生活品质吸引高端人才的优势,就都难以发挥”,周其仁说。
“全球城市不再是传统招商引资的思维,不仅着眼GDP总量,更要看有多少GDP是上海在通过给别人提供产品和服务创造的,给人越多,上海越厉害。”
澎湃新闻:怎样才算是全球城市?
周其仁:我的理解,“全球城市”是在全球范围集聚优质人才和资源,高密度有效集聚,然后提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辐射、引领和服务。城市的核心其实是辐射,也就是要给别人提供产品和服务。城市作为全球经济网络中的节点,终究由其贡献的辐射能量来决定各自的相对重要性。
上海建设全球城市,集中要考虑的就要如何能对长三角、长江经济带、全国以至于亚太和全球贡献哪些独到的产品和服务。老上海为什么在全国影响力大?还不就是在那个时代能给全国提供其他城市难于匹敌的工业产品、技术管理人才、还有文化时尚。当别的城市还不能提供这些东西时,大上海就奠定了自己在全国的影响和地位。
但比较优势是动态的。别的地方会学习、改进、赶超,总有一批批的产品和服务别人也有,甚至超过上海、领先上海,让上海感受到竞争的压力。最大的挑战是上海能不能不断形成新的辐射优势,不断拿出新的独到的产品和服务?从全球城市看,像伦敦、纽约、东京等,都经历过比较优势变化、升级的过程。这件事情上,向前看很重要。覆水难收的传统优势失去就失去了,关键是长出新的没有?过去纽约的制衣业也名冠天下,后来不行了就不行了,但人家金融业起来了,反正马云那么厉害,上市融资还是要跑到华尔街去。一鸡死、一鸡鸣,所以纽约凉不了。
重要的是,不能再用一般的招商引资思维来充当全球城市的发展战略,不是把别处的GDP招过来、搬过来,好像搬够了数,自然就是全球城市。战略着眼点是增强辐射能力,要给别人东西。搬人家现成的、甚至剩下的,再多也辐射不出去。建设中心城市和全球城市,牛鼻子是提高辐射能力,着眼于辐射来集聚,吸引、集聚为辐射。在市场里,真正厉害的商家是给人产品越多,他自己越强。
澎湃新闻:那么目前来看,上海可以从哪些方面为别人提供服务而产生影响力呢?
周其仁:全球化也导致全球城市的激烈竞争,谁也不可能面面俱到,样样都比别人强。上海要在竞争中定位,拿出别人拿不出或很难拿出来的东西,与长三角兄弟城市、全国其他城市做好分工,别人做得比自己好的事让别人做,聚精会神做其他城市做不了或难做好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