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>

且看“卖官书记”如何“交易"

2018-06-20 18:25

原标题:且看“卖官书记”如何“交易"

刘凯不算高官,以他被查处前所担任的辽宁省国资委党委委员、纪委书记的职务来看,最多只是个副厅级干部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级别不高的贪官,却以“卖官”为手段,疯狂受贿上千万元。2017年3月,57岁的刘凯被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,并处罚金100万元。

刘凯的大部分犯罪事实均涉及卖官,以及为他人调动和安排工作,涉案人员多达114人,被称为“卖官书记”。

他有一张无形的“价目表”

在刘凯担任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主要领导期间,手下的一些知情人士,都知道他给人安排工作或者提拔任职,都是收钱办事,而且有一张无形的“价目表”:安排工作,领导干部的孩子3至5万元,基层官员的孩子5至10万元;干部提拔,10至30万元之间。

2007年8月,时任抚顺市新抚区人大副主任李中海,找到时任新抚区区委副书记、区长刘凯,说:“我儿子晓峰大学毕业,希望区长能帮帮忙,给他安排个工作。”虽然这次李中海两手空空而来,但刘凯知道,如果他办好了这件事,李中海是不会不“报答”他的。

这年11月,李中海的儿子李晓峰被安排到新抚区委党校工作。2008年春节前,李中海来到刘凯办公室,给他一个厚厚的文件袋,内有5万元现金。“这么客气干嘛,都是自己人。”刘凯假意推辞了一下就笑纳了。

照理说,李晓峰在党校这份工作,悠闲自得,待遇也不错,同龄人都很羡慕他,但李中海对此不太知足,他想让儿子当个官,这样家里才有面子。2011年初,李中海再次找到刘凯,希望能给他儿子安排个职务。同年4月,刘凯便安排李晓峰担任新抚区团委副书记。时任新抚区委常委、组织部长韩林证实,当时他是按照刘凯要求,任用李中海的儿子为新抚区团委副书记的,不过这个选拔并不符合正常的流程。2011年7月,为了表示感谢,李中海请刘凯一家人吃饭。席间,他不停地夸赞刘凯的女儿漂亮、懂事,还拿出一条白金钻石手链给她戴上。这条手链价值7695元,是李中海事先精心挑选购买的。

回家后,女儿摆弄着这条手链,十分喜欢。刘凯很开心,觉得李中海很“懂事”,在他的“价目表”中,李中海出手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。

其实,在办理李晓峰这件事的同时,刘凯还在忙着另一件类似的事。抚顺一家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尹兆天,和刘凯素有往来。2007年4月,尹兆天在当地一家豪华酒店请刘凯吃饭,酒过三巡,他拿出用礼品袋装着的15万元现金,对刘凯说:“这是一点小意思,还请您帮个忙。”对于尹兆天的举动,刘凯并不诧异,他知道尹请他吃饭,必有所求,且每次出手都比较大方。刘凯把礼品袋放到自己身后的椅子上,静听下文。

尹兆天说,他同学老崔的儿子,大学毕业有几年了,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想请刘凯帮忙安排。刘凯一听,小事一桩,继续埋头喝酒吃菜。一个多月后,还没等尹兆天来电话催问,刘凯就已把老崔的儿子安排到新抚区行政执法局上班,还进入了事业编制,捧上了“铁饭碗”。

在刘凯眼里,尹兆天可是帮他招揽生意的“财神”。2010年2月,尹兆天又设下饭局,期间,送上20万元现金。这次,尹兆天是为自己一个朋友的女儿小付买个“前程”。刘凯收下钱后精心操办,将小付安排到新抚区妇幼保健所上班,也是事业编制。

说起来,刘凯把熟人的孩子安排到妇幼保健所上班,小付已经不是第一个了。这些年里,像小付这样有了妇幼保健所事业编制的那个赌博网站最好“关系户”,不下5个,此外,有的还成为了妇幼保健所下属保健站的站长、副站长。仅此一项,刘凯就从中收受贿赂超过百万元。

面对贿赂,他总能坦然笑纳

收钱,给别人安排工作,仅仅是刘凯受贿的一部分。还有的人,送钱的目的非常明确,是觉得自己的官不够大,希望能再往上升一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