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>

天津开发区“瘦身强体”改革再出发

2018-07-06 00:25

????诞生于改革开放之初,从渤海湾的盐碱荒滩拔地而起的天津开发区,又一次拿出拓荒创业时的决心和气度。这个已过而立之年的首批国家级开发区,日前启动了新一轮体制改革。

????从机构整合重组到试水干部聘任制,再到施行全员绩效考核,每一项改革的“刀口”都瞄准难啃的“硬骨头”。

????天津开发区是“改革活水”首先流过的地方,并快速成长为国内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级开发区。然而,这艘高速行驶了30余年的巨轮,如今驶入了“静水流深”的航段,吃水加深、问题涌现。

????天津开发区工委书记徐大彤表示,当下正是结构调整、动能转换的“阵痛期”。一方面,虽然新投产、新达产的大项目不少,但一些大企业增长速度放缓,有的还出现较大下滑;另一方面,在与各先进区域的激烈博弈中,适应得不快、换挡不及时,创新发展不够突出,“必须直面问题,补齐短板,增强优势”。

????这场“刀刃向内”的自我革命,力图在破与立之间,为老牌开发区找到持续高质量发展的源动力和新引擎。“开发区本身就是思想解放、改革开放的产物,”徐大彤说,今年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,“我们再一次改革、重组、再造,正是又一次改革开放再出发。”

????“瘦身强体”?集聚提升

????作为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——滨海新区的功能区之一,天津开发区一直是拉动区域经济发展的主力军。不过,经过多年发展,滨海新区各个功能区发展的深层次矛盾也逐渐显现:相互之间缺乏战略协同,一定程度上各自为政,发展趋于同质化,产业相互“克隆”“撞车”现象明显。同时,发展分散化,形不成合力,攥不紧“拳头”。

????今年年初,滨海新区将区位相邻、功能定位相近的功能区合并,原来的七大功能区减至5个,其中,中心商务区并入开发区。此前,这两个功能区同处滨海新区核心区,区位相近,产业发展也存在很多交集,但一直没能形成组团式发展的态势,尤其是二三产业没有形成集聚效应。徐大彤说:“这次改革就是要实现优势互补、集聚提升。”

????强化经济职能,将精力和资源集中在高质量发展上,成为天津开发区这轮体制改革紧紧抓住的“牛鼻子”。

????首先,剥离了社会事业和社会管理职能“轻装上阵”,随后与中心商务区“强强联合”形成“新开发区”,更聚焦在经济发展的主责主业上“强健体魄”。

????在以突出大部制、精简高效为宗旨的改革方案中,天津开发区管委会部门精简至18个,较此前减少11个。数量减少的背后,打通的是职能交叉、重叠的“梗阻”,使分工更明晰化、精细化,打破“信息孤岛”,通过跨部门协同,更好地满足企业个性化服务要求,提供无缝隙、全链条服务,帮助企业充分释放发展活力。

????在18个机构中,招商部门占了7个席位,被称为7个“动车组车头”,将其他综合协调和业务保障部门打造成动车组的“动力单元”,协同作战,形成招商的“动车组效应”。

????组织机构和业务流程扁平化管理,行政部门人均服务企业数量454家,用面对面、一站式的服务,打通服务企业“最后一公里”,让营商环境更优化,机构更精简,服务更高效。

????打破“铁饭碗”?告别干部终身制

????今年年初,一场“打破铁饭碗,端起瓷饭碗”的干部聘任制改革搅动了开发区公职人员队伍的一池春水。

????开发区工委副书记张青说,为了解决干部队伍活力减退、后劲不足等问题,最大程度地激发人才活力,开发区抓住“处级干部”这个“关键少数”,打破干部终身制,确立全员聘任、能上能下、能进能出的干部选人用人机制。

????论资排辈的干部任用模式被彻底摒弃,在“有为”才“有位”的竞争机制下,选人用人从“该用谁”变成“能用谁”。开发区党建工作部部长周艳说,干部不再是“能上不能下”,而是3年为1个聘期,“如果不担当不作为,可能连3年都难坐稳”。